Priceless

至少 Audrey Tautou 走的路線在我心中稍微比 Gaspard Ulliel 合我的膽子,
她挑的片子都不必試我的膽子,
自從買齊了西班牙公寓和俄羅斯娃娃後,蒐集癖似乎又變本加厲了。

可是台灣把好好的Priceless(hors de prix)翻成巴黎拜金女....


這次 Audrey Tautou 名字旁的宣傳括號不是艾蜜莉,而是達文西密碼了,
還以為台灣片商會翻成拜金女的異想世界或是拜金女密碼咧,
自從看穿了緯來要把派遣的品格翻成熟女派遣員之後。
(緯來也太愛熟男熟女系列了吧)

話說回來,
前幾個禮拜去看飯粒的舞台劇虐待謬思,
大概是誇張卻又狂妄的表現或哪個我想不清的點,
不知怎麼的這幾年看她的表演總是讓人想到 Tautou,飯粒是悲壯點的。

就像馬加灰找遍了身邊的人陪她去看完動畫片一樣
(硬要人一起愛她老公史瑞克,連牠頭上的那個斑還是污點都說可愛XD)
這次誰要看一次
(想交換再一次冥王星早餐萬代福二輪,台中沒有Driving Lessons可惡)


不過露上幾點是怎樣,
雖然尺度再看完巴黎飄雪之後已經不算什麼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