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瀏覽器:Chrome、Safari、Firefox。 亦可選擇動態檢視 mayeveme.blogspot.com/view 瀏覽。

November 07, 2010

秘密.ep4

Himitsu ep4

第04話「私の記憶が消える日」


我的記憶消失之日
第四集的進展,就如副標所意喻的——
直子下定決心拋下那些屬於杉田直子的過去,從今以後,就只有杉田藻奈美。

在既沒失憶也不是人格分裂時,當一個人要完全揮別自己,有多難呢?
她不是像羅桑實一樣全然不記得趙安娜的一切
也不是像 Tara Gregson 般不知道突然蹦出來的新人格
而是必須自己把直子的記憶和一切統統削除,去過藻奈美的人生……


像是:
記憶裡蕎麥麵的味道、
小時候做給爸爸的無限期搥肩券、
和阿平的夫妻關係與暱稱…
這些專屬於杉田直子的過去,都必須揮別拋棄、一一切斷。

不能再因為一碗蕎麥麵就讓築起的偽裝塌陷,所以決定不再回有父親的老家
不能再絆住阿平,所以選擇將直子的骨灰下葬,把自己的靈魂徹底掩埋
不能再繼續當直子,所以她開始叫阿平「爸爸」。

於是本集志田未來的眼神特別孤獨。
在校園牆角注視著導師與阿平的互動時
在聽著爸爸跟阿平的深夜對話時
在看著阿平對洗手台嚎哭時
在目送自己的骨灰入土時
眼神滿溢著孤獨和落寞,就好像看似有立足之地卻其實找不到任何的容身之處一樣。


但轉過身之後,直子卻又旋即恢復成失落已久的藻奈美的笑臉,喊著「爸爸」
片尾的她燦爛地笑著,我卻被虐了 T_T

開虐了。


憑依的秘密
這集比較讓人有興味的點應該是直子的爸爸與小坂醫生對於「秘密」的反應
儘管知道憑依(附身)這個秘密的人依然只有阿平
但直子不經意洩漏的靈魂,到底有沒有被懷疑?

1) 直子吃蕎麥麵時淚奔出去,阿平追上去時是喊「直子」,在場的三人應該有錯愕吧…?
2) 直子在搥肩時,不小心脫口而出「爸爸的蕎麥麵果然最高!」,應該要說外公才對啊!
3) 直子跟小坂醫生談了假設性的附身問題後,雖然未吐實,但小坂醫生怎麼想呢?
4) 直子在小坂醫生面前接手機,直接喊暱稱阿平,而非爸爸…
5) 小坂醫生搶過手機,問電話那端的阿平「你這傢伙把女兒當老婆還是情人監視嗎?」


本集有明顯的露餡,但並且沒有試圖事後撇清導回
這幾個橋段編劇就讓它這樣 pass 過去,有點意味不明啊……
揪竟~這幾個線索是存在的隱憂,或者只是單純的過場效果?

在《SPEC》的世界觀裡,当麻可以輕易地推理出有憑依的存在
那《秘密》的世界觀裡,會存在著第三個知道秘密的人或僅僅只是懷疑的人嗎?

是的,我的原著小說還沒看完…(自己反省去)


其他角色
1) 本集相馬同學只有幾秒鐘的戲,好傷心,學校的戲太少了。


2) 吉本小姐依然探頭探腦的,但這次她不是要找咪咪,而是拿心理診所的介紹單給阿平XD
  她竟然自己跑去看心理醫生,某方面來看還挺可愛的
  所以應該不是怪獸鄰居吧!(……跟《飛特族》的怪獸鄰居相比,她比較像個寂寞的寵物主人)

3) 下集懷孕的人是誰?是誰?是誰ーーーーーーー?!


 

4 comments:

  1. 我看得好難過喔,
    眼淚一直流,
    志田把直子的那分天下之大卻毫無自己容身之地的寂寞詮釋的好讓人揪心,
    扮演藻奈美、卻力不從心、被學校的同學們排擠,
    而直子卻也是一個在世人眼中已經消失的人了,
    必須完整的切斷/告別,
    之前還能在平介面前活著的直子,
    現在卻連這部分也要完全捨棄了,
    當直子在阿平面前叫了「爸爸」時,
    比一句「再見」更讓人感傷。

    接下來,
    會怎麼發展呢?
    我也好好奇懷孕的是誰?
    AND相馬同學應該還會有戲吧?

    ReplyDelete
  2. @ 郁雲:
    這集看得我好哀愁+1,以至於看完半夜睡不著(牽拖)
    “到底自己算是直子還是藻奈美呢?”——她選擇了後者……或者說,也只能選擇後者
    好感傷啊,但這集的直子更貼近我心中想的、原著裡設定的樣子了
    上一集的直子,套句阮適止表姐的講法,就是有點“多了”。

    懷孕的不知道是不是女同學?XD
    非常在意相馬同學,別再醬油了,本季醬油何其多啊…

    ReplyDelete
  3. 我覺得直子在搥肩時,是故意說出「爸爸的蕎麥麵果然最高!」在這之前她一直也有叫對外公的~

    不知道為什麼,,只有這一句我覺得不是不小心的...

    應該也是很想親口叫一次爸爸吧...也是最後一次了! 應該是這麼想的...

    之前的幾集還是有很多叫錯或者奇怪的地方,,可是這集開始少了很多...

    在想之前這麼多破綻,會不會是編劇故意的呢!?(雖然我不太喜歡這樣安排,因為反而有點不太自然的說,在這麼多人面前...很小的動作也會讓人覺得奇怪吧!)

    P.S. 很開心可以找到這個BLOG:)

    ReplyDelete
  4. @ LING:)
    嗯!好像是這樣沒錯,搥肩似乎有縱容自己最後一次叫「爸爸」的意味
    畢竟已經下定決心切斷過去了。

    btw, 阿平餐桌叫錯時、直子搥肩喊錯時、兩人離開時都有特別take外公深思的表情
    這點卻沒有繼續交待下去,還是有點不自然,感覺編劇沒講完……
    不知道這算是bug或是伏線,只能靜望發展了。
    也謝謝你的觀看&comments :p

    ReplyDelete